• 周二. 2月 7th, 2023

鑫聊财经网

鑫聊财经网:做一个全方位为全世界提供最新最快的新闻咨询网站

一线城市的快乐,我感受不到

admin

8月 29, 2022 , , , ,

绿茵球场,从未像今天一样抢手。

一面是以“飞盘”为代表的休闲运动在城市青年中迅速走红,另一面则是从前独占绿茵场的球迷对地盘誓死捍卫。

捍卫地盘,没再讲情面的。/图源网络

历史上的冲突,大多源自对资源的争夺,城市运动需求激增,而城市中的绿茵场来来去去却还是那老几块。

一线城市的核心地段,更是如此。深圳某体育文化从业者表示,每天零点开放的新场地,基本上会在5分钟内就被抢光。

无论新式运动看起来有多Fancy,在抢场地时众生平等。

先抢场地,再“抢”盘。/视觉中国

2022年,是城市青年重返户外运动之年。但成为户外青年,没那么简单。横亘在青年与自然之间的,是偌大拥挤的市区。

无论是跑步还是爬山,抑或是骑行,在钢筋水泥铸造的都市中都显得有些局促和不便。中产新流行起的“腰旗橄榄球”和“陆地冲浪板”也都遇到了这样的问题。

看起来很酷,但它们在大城市都很难找到容身之处。

不够自由的城市生活,我好想逃

梦想中有趣的城市生活,变得越来越奢侈。

前段时间,小红书联合社科院、DT财经发布了《蹲个城市:年轻人选择城市新需求报告》,报告中显示,超过8成的年轻人有过换个城市生活的想法

当代年轻人的理想生活应该是自由、随心、不受任何束缚。但现实中的一线都市青年越来越难感受到这种生活的“自如性”。

仅仅从城市资源上来讲,在一线都市生活的人的确能体验到更多的生活可能性:去不完的网红店,几乎全年无休的剧院和Livehouse,永不打烊的三里屯和安福路。

夏夜,三里屯。/视觉中国

最新的流行趋势,无论是骑行还是飞盘,爱好者在这里从来不缺伙伴。

但大城市是一体两面的,一方面它可以满足你对生活的所有想象。而另一方面,“中产摩登”生活的背后也标注了高昂的价码。

有没有是一码事,能否享受得到是另一码事。

大城市将功能划分得太过泾渭分明,都市人的生活,就这样被城市规划强行划开。

以北京的大厂人为例,最可能出现的情况是:他们工作在西二旗,居住在北五环,娱乐在东三环,教育在西四环。

北京晚高峰的地铁站,隔着屏幕都会感觉疲劳。/视觉中国

“飞盘对新手很友好,但对我不太友好”。住在海淀区的Fiona表示,目前北京大多数的飞盘场地都集中在朝阳区,上周末她和同事一起去参加了一次飞盘俱乐部的活动,“的确非常解压”,也通过活动认识了不少新朋友。

但唯一的问题,就是去参加一次活动耗费的时间成本非常高,来回开车至少要两个小时以上,更别说赶上晚高峰时北五环有多堵。

“玩飞盘时解的压,一堵车就全回来了”。

高昂的时间成本,让这些新鲜的生活方式注定只能成为周末偶然一试的尝鲜,而无法成为生活的日常。

创业公司合伙人福总也有类似的感受,每天开车先绕路送孩子到小学再去公司,开车单程50分钟以上,如果遇到开学日和周一,那路上要花费的时间更是加倍。

“最放松的时候不是一个项目结案了,而是孩子终于放假不用我早上接送了。”

排成长队等待接送孩子的家长。/视觉中国

除非花费高昂的租金住在城市中心,否则都市青年想象中“随兴而至,乘兴而归”、随时随地实现“理想生活”的自如感,其实是一种可望而不可得的奢侈品。

过大的城市,摊大饼式的功能分区,让每一次出游和出行都变成了一次需要周密计划的大工程。居住在这里的青年人,被时间和距离消磨了热情,正在对生活变得冷感。

从空城到“不夜城”,城市开始有“人味儿”

高歌猛进的城市化,让膨胀的城市患上“大城市病”,面对人们越来越多元的生活需求,开始显得有些力不从心。

城市和人一样,也在不断进化、自我更新。

1990年,北京国贸一期正式营运,这是中国第一个都市CBD(中央商务区)。彼时,CBD就是衡量一座城市是否足够现代化、足够先进的标志。而30余年过去,曾经“高大上”的CBD已经开始逐渐退场转型

CBD高端有余,却人味儿不足。《美国大城市的死与生》中,作者简·雅各布斯直言,很多城市CBD,一到晚上人们下班回家后,就会变成“鬼城”。

CBD也需要喘息。/视觉中国

工作与生活的分离,使得人们像候鸟在居住地与CBD之间来回迁徙,一到夜晚和周末CBD就会陷入“空城”状态,城市资源利用效率较低。同时,城市青年的生活幸福指数也大大降低,《2022年度中国主要城市通勤检测》报告指出,北京有30%的居民单程通勤时间超过一小时。

超长距离通勤,消耗的不只是精力,还有未来发展的可能性。

为了改变这种现状,国内不少城市正在为城市的升级探路。

《上海市城市总体规划(2016-2040)》明确指出,上海将用24年将CBD升级为CAZ(中央活力区)。像成都、杭州这种潮人聚集的新一线城市,也在积极探索如何向内激发活力,让城市变得更“潮”,更有生活气。

成都太古里/视觉中国

《芝加哥中心区规划2020》指出,CAZ需要满足四个重要条件:多元化产业集聚、发达的轨道交通、高质量公共空间以及与住区的密切联系。

这意味着,作为CBD的升级版,CAZ更加强调多样性。有学者指出,“CAZ转型意味着城市从重视物质转向强调生活品质”。

简单地说,CAZ与CBD最大的不同,便是让人待得“自如”。

这种自如,也可以概括为“宜居宜业”——工作地离家不远,人们不必耗费大量时间精力在通勤上,生活更加自由、随性。社区中包含娱乐、教育等基础公共设施,同时也能满足人们如徒步、露营、演出观看、文化观展等高阶生活需求。

人们在公园步道上行走。/视觉中国

在CAZ的理想构建中,一个社区便是一个浓缩的微型城市。一个7×24永不打烊的不夜城,可以让人们在5公里之内满足日常所有需求。

如果说CBD代表的是生存,那么CAZ则意味着生活本身。

用城市的活力和人味儿,留住更多在此地生根发芽的年轻人,这就是城市转型CAZ的意义。

在这波城市转型的大潮流下,一向以“宜居”为标签的网红城市珠海,或许是大湾区中更有CAZ气质的城市。

有海风吹过来了。/视觉中国

珠海的气候、宜居度、城市气质,都与理想城市代表新加坡有着相似之处。早在十多年前,被邀请来为珠海市做规划的国际规划大师就判断,珠海环境优美、产业定位高端,“至少要以50年后的眼光来规划城市”。

一座适合生活的城市,应该具备宜居环境、产业集聚、生活功能、社区群落等功能,在当时,规划者便以“人文家的心、科学家的脑与艺术家的眼”,超前地在珠海、澳门的交会处规划出了一片CAZ宝藏地——十字门中央活力区,让这样“自如”的生活方式在这个摩登都会区得以实现。

“任性”的城市生活,好香

“以人为中心”的规划理念喊了二十年,但真正做到的城市寥寥无几。

而十字门中央活力区,从十多年前的规划到现如今落地的状态,真正做到了让居住在这里的人,成为城市生活的主宰,重新找回驾驭生活的自如感。

位置很绝,一边是世界文化历史名城的澳门主城区,另一边面向蓬勃崛起的横琴,同时还连通港珠澳大桥,背山面海,形成一片约3.7平方公里的壮丽景观。

活得自在又“任性”,随时随地想走便走,是在十字门中央活力区别无分号的独家体验。

十字门中央活力区

在这里,理想中的摩登生活都能轻松实现。

住在CAZ十字门中央活力区,Sylvia最大的感触就是“生活越来越丰富了”。

“刚住进来的时候社区里跑步群就十几个人,现在人一多,跑团组织的活动也越来越多人响应”,尤其是到了傍晚落日,在沿海情侣路的慢跑环道和滨水步道,随处可见三两而行的跑者和骑行爱好者。

背后的将军山上,每逢假日,都不乏从对岸澳门来徒步登山的Hiking背包客,在林中自由呼吸纯氧。

乐跑活动

片区内最好的观海位,留给了十字门驿站。晴时明媚,看大海翻涌,雨时幽微,喝一杯热咖暖身,无论何时,这座纯白的海边驿站始终伫立在海边,默默见证着人们的故事。

这里承载着人们最琐碎的日常:推着婴儿车的年轻妈妈、互诉心意的恋人、坐在椅子上等孙女放学的老爷爷、远眺大海发呆的打工人,这里是人们最真实的生活切片。

在八面来风的座椅上,听海风吹过树梢,海浪拍打礁石,这是自然给人们绝佳的噪音赠礼。

十字门驿站

但选择居住在这里,不只是为了这片疗愈人心的绿色和海洋。与传统的CBD相比,十字门中央活力区最大的优势是它足够包容,包容到可以收纳人们生活的方方面面。

自嘲“横琴金融民工”的Sylvia选择居住在这里,是因为从公司到家5分钟的路程,让她从工作模式切换到生活模式,只需要一杯咖啡的时间。

和其他同事相比,她显得很“任性”,想到便去做,不需要进行任何成本的考量。

在工作生活中,她可以借自然来忙里偷闲。清晨拉开窗帘,在山林的鸟鸣蝉叫中用“沉浸式瑜伽”开启清爽的一天,下班后低碳骑行,切回居家模式放空自我,在小区内的恒温泳池中用运动来消解一天的乏力。

不工作的日子里,可以在占地17万平米、城轨上盖的华发商都逛街消费,也可以在社区里的阅潮咖啡馆用下午茶来打发时光,到附近的中演大剧院看最近上演的剧目,又或者约上一群好友,到楼下体育公园开黑玩飞盘,抑或者到珠海中心42层的瑞吉酒廊,在微醺中俯瞰夜色下的海湾与闪闪灯塔。

瑞吉酒廊

想要换一个城市生活,与广深的好友小聚,从楼下的城轨站上车,高铁一小时,Sylvia就可以无缝切换到另一座城市。

不仅如此,独特的地理位置,也让居住在这里的人有了独一无二的“珠澳双城”体验。

很少有人知道,这里离澳门的直线距离不到300米,对面的地标澳门塔清晰可见。同样,也很少有人知道,盛大绚烂的“澳门烟花节”,最佳观景位其实在居民的自家阳台上。

这居然是在自家阳台就能看的吗?/视觉中国

在湾仔码头对面的海鲜街和商业中心里,也时常看得到澳门人趿拉着人字拖出没。

同时,十字门中央活力区紧邻珠港澳大桥入口,所以人们不需要计划,便可以短暂地来一场“逃离日常”的港澳游。

在未来,这种交流会更加密集,“妈阁海底人行隧道”通行后,“双城生活”将成为两岸人浸透在DNA中的生活方式。

十字门中央活力区提供了一种新的生活可能,人们既不需要抛弃工作、繁华的都市节奏,又可以同时享受面朝大海、春暖花开的自然之美,体验到多元业态下的人文生活。

十字门中央活力区配套

这里不仅拥有覆盖幼儿园到小学的全龄段教育体系,也包含写字楼、城轨上盖的商业中心、高端酒店、大剧院、网红店、集市和健身房、影院这些常见的都市业态。

同时它又为居者带来另一种在都市难以随意实现的生活方式,比如飞盘、骑行、露营、登山、海边慢跑等,这些在都市中看起来有些奢侈、需要计划的生活方式,在十字门中央活力区,只要下个楼就可以实现。

一项新研究表明,人类的幸福指数可能和居住地附近的环境有关。居住社区中有大量餐厅、咖啡厅、公园等公共设施或商业场所的人,对生活的依恋感更强。

“每次走过这间咖啡屋,忍不住慢下了脚步。”/Unsplash

当一个社区包含了足够多的生活可能性,居住在这里的人们会自然而然地形成一种更加现代摩登的生活方式。

《年轻人选择城市新需求洞察报告》中提出,这一代人的择城标准日益偏向“生活化”。选择定居在某个地方,最打动他们的是生活性价比,而不是工作机会

当生活变得千篇一律,当理想生活变得遥不可及,当我们对生活的态度变得冷感,那我们或许是时候寻找一个真正理想的生活地,而不是继续勉强蜗居在被工作和效率驱赶的居所。

一座城市,不仅需要容纳人的物理属性和生产力,还应该容纳人们理想中的诗和远方,城市应该是一个巨大的灵感孵化器

在社会已经足够快节奏的今天,或许我们需要用一个更的CAZ型居住地,重新给理想生活一个机会。

抛下对生活的冷感,重新找回生活的“自如”和“掌控”感,我们本就可以实现每一种生活想象。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