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周六. 1月 28th, 2023

鑫聊财经网

鑫聊财经网:做一个全方位为全世界提供最新最快的新闻咨询网站

看看他,古偶丑男有救了?

admin

8月 29, 2022 , , , ,

过去的古装剧里,美男子千姿百态。

现在的古偶剧中,男角色千奇百怪。
2021年,“古偶丑男”一度登顶热搜,更有UP主呼喊出广大网友的心声:“内娱苦古偶丑男久矣!”

B站UP主们去年做过的古装偶像剧丑男盘点。图/B站截图

近日,随着又一部仙侠剧《苍兰诀》的热播,男主角王鹤棣的古装造型登上热搜。同时,另一部由他主演的电视剧《遇龙》里的某些片段也再次被网友们翻了出来。

上:《遇龙》里的这一幕,被戏称为“升降电梯”。 下:《苍兰诀》男主东方青苍。图/微博@苍兰诀官微

明明由同一个人出演,却在观感上有了较大的差别。有网友调侃:“这是唯一一个被白发家族除名又被接纳了的(演员)。”同时,“王鹤棣去年古偶丑男今年古偶美男”这个话题也引发了大家的激烈讨论。

“东方青苍”一角算是为演员王鹤棣正名了么?既然有的男演员换部戏、换个角色就能“脱胎换骨”,那去年一众伤害观众眼睛的“古偶丑男”们是不是也有救了?我们还能重新体会到当年荧幕上美男扎堆,让人眼花缭乱的快乐吗?

帅的不只有男主
在“古偶”的概念尚不明确时,古装武侠剧集中了众多俊男美女。一部剧看完,不止主角的故事让人印象深刻,配角们也各有亮点。
现在依旧被观众们津津乐道的古装美男,有很多就是当年剧中的配角。比如《雪花女神龙》里的欧阳明日、《楚留香传奇》里的无花和尚等。

上:乔振宇饰《雪花女神龙》欧阳明日。 下:崔鹏饰《楚留香传奇》无花和尚。
不同的人物设定搭配各有特色的妆造,一部剧中除了男主以外,其他的男性角色也有不少可圈可点之处。这一点在早期的古装爱情剧中体现得尤为明显。
《美人心计》里由严屹宽饰演的“渣男”刘少康虽然只是一个炮灰角色,但他以手中杯撩开幕帘的那一幕惊艳了观众,让大家对这个出场不久就下线的男N号印象深刻。

严屹宽在《美人心计》里的名场面。

还有霍建华在玛丽苏古偶《倾世皇妃》里出演的悲情角色——刘连城。在外形上,他与男主严屹宽平分秋色,展示了截然不同的角色魅力。
男主是女主的,男二是大家的。比荧幕里的女主更纠结的,应该是剧外的观众们,美男各有特色,实在难以抉择。

霍建华在《倾世皇妃》里饰演痴情男二刘连城。

而近年来播出的一些古偶剧,配角们沦为推动剧情发展的“工具人”,单薄的人设再难赋予角色魅力,选角方面也有所松懈。在《驭鲛记》原著中有这样一段对配角空明的描述:
“纪云禾将他上下一打量,一串骨白佛珠被他拈于手中,一身黑色袈裟更衬得那佛珠醒目。纪云禾目光在那佛珠上停留了一瞬,便确定了来人的身份——空明和尚。”
可到了剧中,这位极具辨识度的冷面僧人却变成了游侠大叔的形象。若不是角色名和感情戏被保留了下来,实在不敢相信他就是原著里的“空明”。

空明在剧中的形象设定未免有些过于草率。

在角色审美上,观众们被逼得一再妥协,从过去欣赏的完颜剧(指主次要角色颜值都在线的影视剧)到只欣赏主角颜值,最后被主角颜值直接劝退。
本就肩负着“迎合人们内心情感需求,为广大观众造梦”重任的偶像剧,在丧失了“大量采用面貌俊美的演员”的形式以后又剩下什么呢?

美男制造,套路有用吗?
古偶剧发展到现在,在男女主的角色塑造上已经渐渐形成了一些万能套路。
受欢迎的男主形象大致可以归为“美强惨”与“Bking”两类,在外形上,不同的设定被模式化、符号化地粗暴展示——仙气飘飘就用淡色纱衣来诠释,展现风流气质还得靠手中一把折扇等。
六七年前,霍建华饰演的长留上仙白子画每吐一次血,收视率就能迎来一个高峰。多年后,古偶剧的男主们依旧穿着白衣上演着为爱受伤、跪地吐血的戏码。
但随着一部又一部剧轮番演绎着相似的剧情,观众们的热情也在慢慢消解。

血染白衣,“美强惨”最让人怜爱的时刻。

除了剧中人设性格的相似,千篇一律的造型同样堪称“灾难”。如果将角色比作已经打造好的模具,那么颜值、体态都各有差异的演员们被强塞进去后,所呈现出的必然是极端违和的效果。
譬如白衣轻纱固然能够将人衬托得仙气飘飘,但对于体态欠佳的演员来说就会彻底暴露短板。

远景下,男主的体态还会让人觉得飘逸俊美吗?

与被虐得死去活来的“血浆消耗大户”“美强惨”们相对应的Bking男主,是现在众多观众的又一心头好。看Bking不为别的,只为一个字——
作为出场自带背景音乐的最强王者,无论是代入剧中男女主哪方的视角,都能很好地满足观众们追剧的心理需求。所以在热门动漫、游戏和影视剧里,都不乏这类型男主的身影。

《在下坂本,有何贵干?》塑造了校园Bking的巅峰形象。

简单来说,他们是“霸总”在多元世界里的化身,在仙侠世界里有超高战力,在权谋世界中要双商奇高。
绝对的实力让Bking男主长期立于不败之地,但他们的心里最柔软的位置都给了女主。早在《锦衣之下》热播时,就有B站影视区的UP主将男主陆绎归入Bking的范畴。

但观众们对于这类男主的要求又区别于古早霸总角色,毕竟Bking可以高傲、傲娇却万万不能盲目自大、装腔作势。
“Bking”是一种由内而外散发的气质,矫揉造作只会让人快速下头。所以,这类身负爽文设定的角色虽然受人追捧,但其中的尺度还需谨慎把握。
王鹤棣在《苍兰诀》里的角色东方青苍就是另一个典型的Bking。除了剧中超强反派的设定,角色身上还有一些性格和演绎方面的巧思,如男女主互换身体时可爱的一面、作为最强者面对爱情笨拙的一面等,让喜欢看古偶剧的观众不仅不反感,反而直呼“又土又甜”。

王鹤棣饰演东方青苍。

与之相对的,这类主角的失败品也有很多。出场故作帅气,实则直接劝退的《君九龄》男主就是其中之一。
如果说之前还认为“Bking气质”太过虚无缥缈,相信这一幕,能让很多人对“装腔作势”和“Bking”间的差别产生更为具象化的认识。

《君九龄》男主出场这一幕,劝退了多少观众。

事实证明,比起那些流于表面的浮夸设计和套路,“合格的演技+合适的妆造”才是古偶演员和剧方应该真正重视的“公式”。

要“变形”的不只是演员
比起《遇龙》里生硬的演技和明显不合适的妆造,王鹤棣在《苍兰诀》里的表现确实让不少观众眼前一亮,但是他的口碑反转也不仅有个人的原因。
内娱要“变形”的除了那一众荼毒观众眼睛的“古偶丑男”们,还有很多人。
与前面播出的仙侠剧相比,《苍兰诀》在剧情设定、人物造型上都有了一定的创新。虽然一些场景被观众吐槽“浮夸、像cosplay”,但总算摆脱了全员纱衣的固定范式。特别是在见多了仙侠剧里隐忍克制的“冷面仙人”以后,“反派直球男”对于审美疲劳的观众来说,如同久旱逢甘霖。
“古偶丑男扎堆”的表象下,是资方、剧方的懒惰与傲慢。
当一部剧中的某个角色爆火后,随之而来的是接二连三的“克隆”角色。某个IP成功以后,观众必将看到经年不断的复刻。
相似的妆造和雷同的剧情,一遍遍重复上演,所期待的无非是依照前人的路径、以最低的试错成本复制过去制造出的爆款。

古偶101,你pick哪一款?

追逐大众热点本没有错,但连一点巧思、一点新意也不愿增添,就像厨子一盘冷饭炒了多年却问食客:“这不是当年你最爱吃的吗?我今天也热好了,你怎么不喜欢了呢?”
就算是山珍海味,在一日日的被动接受中也终会有索然无味的那天。
近年来,许多影视剧市场的黑马都不是流水线产品。《东宫》男主李承鄞为达目的不择手段,对待女主像个反派,但不妨碍很多人对他又恨又爱,BE的结局也合情合理。
比起影视剧一贯喜欢的结尾强行大和解,《东宫》的怆然结局才更符合现实逻辑。

李木戈导演用了大量实景拍摄,极大程度提升了观感。

好的导演对于影视剧制作来说,其重要程度不言而喻。早在王鹤棣之前,还有一位女演员也被夸“变形”成功。孟子义在李木戈导演的镜头下令人印象深刻,和之前在都市剧里的浮夸形象判若两人。但两位的演技都远称不上精湛,还有很大的进步空间。

孟子义最早出圈的剧中一幕。

拍摄古装作品除了对演员的颜值、体态本就有所考验之外,对制作班底也有一定的要求。
如果制作方继续追求依葫芦画瓢、生产快餐式产品的话,观众恐怕还是只能苦苦等待那几位公认的古装美男出演作品。
王鹤棣、孟子义的“变形”之路是否可复制?演员通过一部戏“变形”之后能坚持多久?目前来说仍是未知,毕竟有太多演员还在“古偶101”里苦苦挣扎。
竞争总是残酷的,每年成功的也不过寥寥数人。不合格的演员太多,水平高的班底太少,“古偶丑男”们又要“要求”观众们等到何时呢?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