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周二. 1月 31st, 2023

鑫聊财经网

鑫聊财经网:做一个全方位为全世界提供最新最快的新闻咨询网站

古人如何撸猫?为猫作画写诗、与蝴蝶组CP

(本文转载自收藏拍卖杂志)

“撸猫”成瘾,自古有之,很多文人乃至皇帝都有“猫病”,还喜欢把可爱的小猫咪与蝴蝶“捆绑”在一起,结合社会背景和自身境遇,创作出许多内涵、图式丰富的猫蝶题材作品,充满了美意和隐喻。下面就一起来看一看古人是怎么有文化地“撸猫”的吧~

蒋廷锡《耄耋图》绢本 立轴100×65cm 约6.0平尺
题识经筳讲官户部左侍郎内阁学士里行。臣蒋廷锡恭绘。
鈐印蒋廷锡印、青桐居士
鉴藏印吴兴张氏图书之记、宣统御览之宝
图源:中国嘉德

历代文人“撸猫”的变化

猫画兴起于五代,盛行于宋朝。《孙子》有云:“一猫当穴,万鼠不敢出。”猫是捕鼠良将,古人将其视为“八神”之一,岁岁祭祀,以求庇护粮食平安。

隋唐五代,贵族钟爱其稚顽可爱,将猫驯养在宫苑之中,且此时的猫常以富贵之相出现于艺术作品中,《宣和画谱》有记载,五代滕昌祐有芙蓉猫儿图,王凝为有鹦鹉及狮猫等图,“不惟形象之似,亦兼取其富贵态度”。

此书不仅是宋代宫廷绘画品目的记录,还是一部传记体的绘画通史,主张绘画的社会教育作用。对于研究北宋及北宋以前的绘画发展和作品流传,有一定的史料价值。
图源:旧书库

宋代养猫之风遍及朝野,大量以猫为主角的诗词绘画出现。时人爱画猫,有李迪的《蜻蜓花狸图》《富贵花狸图》《秋葵山石图》、苏汉臣的《冬日婴戏图》等;或写其野外顽皮之姿,或状其书房相伴之乐,猫作为富贵、吉祥、安逸的形象代表,常见于传统书画中。

梁楷《狸奴闲趣图卷》南宋
图源:中华珍宝馆

朱瞻基《唐苑嬉春图》明现藏于大都会艺术博物馆

猫与蝶的绘画组合,在五代南唐就已出现。南唐周文矩的《仕女图轴》中,二者作为陪衬围绕在仕女身边烘托富贵之气。从之后黄居寀、北宋徐崇嗣的《蜂蝶戏猫图》可看出,猫与蝶已然成为画面主角。

周文矩《仕女图》 五代南唐 绢本设色 180.9×102.1cm 台北“故宫博物院”藏

早期猫蝶图侧重写生,表现小猫玩耍时活泼烂漫的情态;宋代以降,商品经济发展,市民阶层壮大,植根于民众的吉祥文化愈加丰富多彩,画家取“寿居耄耋”“耄耋富贵”之意,将猫蝶与菊、竹、寿石、牡丹等意象一同入画,并冠以“耄耋图”之名,作祝寿用,其主流文化内涵终于确立并得以推广。

孙菊生《耄耋图》1996年 68×67cm 约4.2平尺
钤印雪须翁、孙菊生、肖形印、率尔操觚 狸子意如何,惊飞五色蛾。小园人不到,默默剪秋罗。丙子长夏写于颐和园晓湖,孙菊生。
图源:中国嘉德

明清之际,猫蝶名作颇丰,明代孙克弘、商喜、陆治、戴进,清代沈振麟、沈铨、程璋等人均有猫蝶作品传世,近现代名家更是不胜枚举。这一时期猫与蝶的内在联系更紧密,不仅象征吉祥富贵、福寿绵长,还常隐喻画家本人的精神境界和人生追求。

沈铨《耄耋图》清80×336cm 约2.6平尺
钤印吴兴沈铨、南萍氏、躭闲自爱琴声前 丙午新秋衡斋沈铨写于挹翠楼。
图源:中国嘉德

文人“撸猫”,究竟为何?

纵观其发展源流,猫蝶形象逐渐从画面陪衬变为画面主体,形成固定组合,并从纯粹的写生遣兴发展到与耄耋长寿和个人心境相联系,其内涵和立意早已从原本的写生状物变得意象多姿。

巧谐美意,福寿绵长

猫蝶图的盛行与吉祥文化息息相关。世人喜好以谐音和象征手法为事物赋予吉祥寓意,“猫蝶”不仅巧谐“耄耋”,还天真活泼、充满趣味,以蓬勃的生命力中和年事已高的沧桑老态,构成洒脱自在、闲适康健的生命图景,顺应了“得众动天,美意延年”的精神追求,故而成为祝颂长寿的绝佳题材。北宋赵佶的《耄耋图卷》即是猫蝶与“耄耋”相联系的肇始,今人称其“开一时风气之先”。

赵佶《耄耋图卷》(局部)北宋现藏于台北“故宫博物院”

图卷描绘五只花色各异的小猫在花丛中扑蝶玩耍、嬉戏打闹,一只“玳瑁斑”将蝴蝶衔于口中,活泼顽皮之态尽显。画面笔触工细,敷色鲜明,生动可爱,显示出吉祥安康的美好寓意。

赵佶《耄耋图卷》(局部)北宋现藏于台北“故宫”博物院

明清以来,一部分画家辗转各地鬻画为生,他们和世俗文化相互影响,绘制出大量雅俗共赏的猫蝶画。其中的猫常作“观蝶”或“追蝶”姿态,少有扑咬动作,画面氛围多安闲恬静,以示美满和谐。

陈崇光是晚清扬州画坛名家,当时扬州论画者“咸推若木为第一手”,乃至“老于画者见之皆避席”。其晚年罹患狂疾,浪荡在外,笔触愈趋苍老随性,精妙不减而超逸尤甚。
陈崇光《猫蝶条幅》清现藏于泰州市博物馆

泰州市博物馆所藏清代陈崇光猫蝶条幅中,以随性之笔画猫,头背部用浓墨擦染,肚皮处的白色毛发以淡墨勾勒,猫尾以干淡墨皴画,面部用细笔描绘出双目圆睁的神态,一只毛发蓬松、膘肥体壮的小花猫跃然纸上,憨态可掬,惹人怜爱。蝴蝶染以橘红,点缀黑色斑纹,头身纤细,一须一足纤毫毕现。画面布局疏密有致,手法粗放老辣,涉笔成趣。卷后有浮玉老人张太素的题记,极言其画作之清妙。

陈崇光《耄耋图》立轴 设色绢本26×27cm约0.6平尺
题识耄耋图子丹公祖大人雅正陈崇光钤印若木
图源:中国嘉德

清代的猫蝶图常采用线性垂直构图,极具特色。蝴蝶位于画面正上方,猫在其下蹲踞仰视,周围以芭蕉、寿石、竹、菊、兰等衬托,或大片留白,设色淡雅。这种构图在清代极为常见,本馆藏清代画家沈进、尤辛仲、王素、翁仁、姚元之、涂竹居等作皆是如此,似是祝寿应酬之作的固定图式。

姚元之 清119×29cm 约3.2平尺
图源:中国嘉德

此外,晚清宫廷绘画受西方写实主义的影响,还出现了一批注重写实和立体的猫蝶图作品。如台北“故宫博物院”所藏沈振麟《耄耋同春册》,于墨笺上以金粉等矿物性颜料描绘嬉戏的猫蝶和应季花卉,纤毫毕现,明艳动人。

沈振麟《耄耋同春册》清现藏于台北“故宫”博物院

近代以来,猫蝶作品构图逐渐多样化,意象丰富。徐悲鸿、齐白石、张大千、谢稚柳都有猫蝶图流传。

徐悲鸿养猫、爱猫,画猫逼肖传神,所作猫蝶图除祝寿外,往往还托物言志,以猫寄托个人情怀。他的《枫叶狸奴图轴》设色清淡,小花猫在树上俯身回望,栩栩如生。

徐悲鸿《枫叶狸奴图轴》现代现藏于故宫博物院

此外,在北京保利2019秋季拍卖会上以557万余元的价格成交的齐白石衰年变法关键期的佳作《富贵耄耋》,牡丹怒放、寿石挺立,花猫趴伏石上,充满好奇地盯着蹁跹的蝴蝶。笔法老辣苍厚,景物组合极为自然巧妙,似妙手偶得,浑然天成,富贵长寿之意尽在画中。

齐白石《富贵耄耋》图轴现代北京保利2019秋季拍卖会

由诗点画,讽世喻己

中国传统文化中,猫鼠关系是一种有趣且深刻的政治象征。鼠是贪赃枉法、败坏朝纲的代名词,而猫则被喻为德行高尚、尽职尽责的忠臣和正人君子。其中,生性贪玩、弄花扑蝶的猫,不事捕鼠护粮,却享受着主人的赏玩宠爱,成了官场中尸位素餐、附势媚主者的绝佳隐喻对象。

“猫、鼠、蝶”的组合在绘画和题诗中早有出现,《猫苑》记载“宋初道士李胜之曾画捕蝶猫儿图以讥世”,南宋叶绍翁作《题猫图诗》“醉薄荷,扑蝉蛾。主人家,奈鼠何。”,用只顾扑蝶玩耍的猫来影射沉溺安乐、醉生梦死的权臣。吴仲孚《咏猫诗》云:“弄花扑蝶悔当年,吃到残糜味却鲜。不肯春风留业种,破毡寻梦佛灯前。”猫儿忙于吃喝享乐,待到年华已逝方知后悔,规劝之意溢于言表。

清咸丰年间黄汉出了一辑《猫苑》。书有上下二卷,分种类、形象、毛色、灵异、名物、故事、品藻七门。
图源:网络

此类猫蝶图的内涵多隐于题跋之中,单就画面内容而言与其他作品区别不大。明代孙克弘有《耄耋图》,以粗简之笔绘一只猫仰望上空的蝴蝶,跃跃欲试,灵动传神。背景留白,猫儿的紧绷和蝴蝶的悠然形成了鲜明对比。右上有明代吴中藏书家钱允治题:“春残蝶梦不能成,存暖狸奴饱饭行。鼠辈纵横都不管,却来闲与蝶相争。”钱允治字功甫,画家钱谷之子,贫而好学,爱书成癖,常有讥世之言。此题应是钱允治观画时有感而发,借猫的“不务正业”抒发自己洞悉时局的心境和修身克己的愿望。

孙克弘《耄耋图》明现藏于故宫博物院

同样的隐喻手法也出现在陈崇光的作品中。泰州市博物馆藏陈崇光花鸟四条屏,画面描绘一只猫惬意地蹲在花丛里,双目半闭,仰望飞舞的蝴蝶,题款“室内鼠辈浑不顾,花间稳卧是麒麟。”,将小猫的气定神闲和高枕无忧刻画得淋漓尽致。画上只有自题款,无受者上款,应是画家的自娱之作。

陈崇光《花鸟四条屏》 清 现藏于泰州市博物馆

明清时期文人画发展达到鼎盛,此类猫蝶图的寓意是作者个人心境的写照。中国国家博物馆藏清代恽寿平绢本设色《秋卉狸猫图》,绘一只黑白相间的猫,双目圆睁,屏息凝神,以猛虎下山之势伏于坡石上;花卉山石以没骨叠色法写就,雅致多姿。左上自题七绝一首:“偃草雄风势壮哉,怒猊腾掷下苍苔。于今社鼠应难捕,闲觑花阴蛱蝶来。”

前句极写猫虎虎生威的英雄风姿,后句笔锋一转,叹今世“社鼠”难捕,唯有闲坐花间观蝶。猫的神情煞有介事、如临大敌,观画者初看时只觉诙谐可爱,殊不知平静美丽的花草下掩藏着危机。

此轴为恽寿平五十二岁时所作,正值其画风最为成熟、创造力臻于巅峰之时。作者由诗点画,将落拓与苍凉隐于耄耋富贵表象之下,慨叹时运不济,社鼠猖獗却难有所作为,英雄实无用武之地。观赏此画,似能体会到其历经丧乱和清贫的一生。

恽寿平《秋卉狸猫图》 清 现藏于中国国家博物馆

描摹小景,遣兴抒怀

除去祝寿和喻己的立意,一些猫蝶图摆脱了附会吉祥的繁复热闹,聚焦于眼前的一隅小景,显得雅致清淡,别有韵味。徐悲鸿《梧桐猫蝶图》轴即是遣兴之作,画上自题:“渝州六月,谢兄稚柳为我补栩栩之蝶,中国文艺社窗前景色。酷暑无聊写此遣兴。悲鸿。”图绘炎炎夏日,梧桐叶清透润泽,交叠连荫,一只猫透过叶片的缝隙发现正在休憩的彩蝶,脚步微动,蓄势待发。画面情节生动,似随手捕捉窗前小景而得,水墨交融生辉,富有情趣。这类以写生和遣兴为主旨的猫蝶作品,在猫蝶图的形成与发展中占据重要部分。

徐悲鸿《梧桐猫蝶图》 现代 现藏于故宫博物院

猫儿扑蝶,无忧无虑,而人生在世,如同逆旅。亦有游子在背井离乡之时,想念自家猫儿的贴身相伴。清代诗人宝廷在旅途中偶然看到住处悬挂的猫蝶图轴,作《献县旅馆悬猫蝶小幅感赋》一首收于《偶斋诗草》中:“辞家七日走长途,旅况艰辛别思无,忽见壁间花蝶幅,蓦然念我小狸奴。”陆继辂《崇百药斋文集》中亦录有“行吟偶借曲阑扶,绝妙花阴耄耋图,笑我闲愁抛不尽,乱分乡思到狸奴。”这里的猫蝶图承载着睹物思乡的功能,寄托着游子对家的感怀与情思。

曹克黉《耄耋图》纸本立轴32×21cm 约0.6平尺钤印曹克黉印、治乡题识曹克黉写于无寂庐南窗下
图源:中国嘉德

无论宫廷与民间,猫蝶图的流行从未停歇,寄托着不同时代阶层的人们对长寿安康的共同愿望;在文人笔下,猫蝶图又成为一面自勉的镜子,象征君子修炼心境、克制私欲的自我表达。

它或是饱含书房相伴的柔软温情,游子观之,乡心顿起;或是画者无声的代言,浓缩着个人坎坷的境遇和时局政治的倒影。如今,吉祥文化依然有着广泛的社会基础,随着时代发展和思想进步,猫蝶图的文化内涵将会更加丰富,在今人笔下继续焕发光彩。

参考文献:
[1]春秋孙武《孙子》卷六,第128页 | 绩古逸丛书。
[2]宋《宣和画谱》卷十四,第174页 | 明津逮秘书本。
[3]宋《宣和画谱》卷十七,第213-223页 | 明津逮秘书本。
[4]清蒋士铨《忠雅堂文集》,《费生天彭画耄耋图赠百泉属题戏作》。
[5]顾一平《李涤尘及其》,《绿杨风·文化周刊》2017年5月13日。
[6]清黄汉《猫苑》卷下,第70页 | 清咸丰瓮云。
[7]清厉鹗《秋林琴雅》卷三,第34页 | 清康熙六十一年刻本。
[8]明钱谦益《牧斋初学集》卷八十四,《题钱叔宝手书》。
[9]明代李士达《三驼图》,现藏于故宫博物院。图绘三位驼背老者,形象滑稽,笑态可掬。钱允治题诗云:“张驼提盒去探亲,李驼遇见问缘因;赵驼拍手哈哈笑,世上原来无直人。”点明此幅的讽世主题。

(本文转载自收藏拍卖杂志)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