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周五. 1月 27th, 2023

鑫聊财经网

鑫聊财经网:做一个全方位为全世界提供最新最快的新闻咨询网站

国产烂剧发展史:谁在制造3分剧?

admin

1月 6, 2023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DT财经(ID:DTcaijing),文字:郑晓慧,编辑:唐也,设计:戚桐珲,头图来自:《三十而已》

2012年5月,改编自民间传说的《薛平贵与王宝钏》在江苏卫视首播,并力压同期热播剧成为收视黑马。

彼时,所有人可能都没有预料到,10年后,豆瓣评分仅有4.5分的《薛平贵与王宝钏》,一边凭借“王宝钏挖野菜”翻红网络,一边迎来另一部年度烂剧,《东八区的先生们》。

截至2022年12月26日,《东八区的先生们》仅有2.1分,超过20万人(97.3%)打出一星,是豆瓣史上评分最低的电视剧,甚至比毕志飞《纯洁心灵·逐梦演艺圈》的2.2分还要低。

国产电视剧的发展史,算起来已经有40年左右。但一个普遍的观点是:随着画质越来越清晰、产量越来越高、特效技术越来越成熟(但也不代表没有5毛特效),烂剧也越来越多。

国产烂剧是怎么退到这一步的?什么类型的剧更容易成为烂剧?分别烂在哪里?DT财经通过豆瓣整理了3054部中国大陆和台湾地区制作的电视剧。其中,有1274部剧有一万人以上打分,评分5分及以下的有121部,占比接近1/10。

国产剧40年,豆瓣评分一路向下

国产剧的第一个高光时刻,最早要数到1982年——53岁的杨洁接到了央视委派给她的任务,把《西游记》拍成电视剧。

那时特效技术还不成熟,所有场景都需要实景拍摄。杨洁就带着团队和一台老式摄像机,走过全国20多个省份。电视剧《红楼梦》也在第二年正式开始筹备,先后经历了全国海选、演员集中封闭培训、研究原著人物、学习琴棋书画等等。

显然,在1980年代,国产剧的内容都是基于深入人心的四大名著、神话演绎、民间传奇,然后凭借对场景、人物的高度还原收获好评。1986年的《西游记》和1987年的《红楼梦》成为家喻户晓的国民电视剧,也凭借9.7分的高分,登上国产剧豆瓣评分的第一个高峰。

此后,尽管国产剧的产量蒸蒸日上,质量却良莠不齐,豆瓣平均分开始一路下跌。

从2000年开始,有一定知名度(豆瓣评分人数一万人以上)的国产剧数量每年超过20部,集数突破1万集。到2019年时,每年都有超过100部电视剧获得不小的关注,是20年前的4倍之多。

与此同时,烂剧井喷的苗头可以追溯到2013年。那一年于正趁热打铁,借《宫》(杨幂主演)的热度推出了《宫锁连城》(袁姗姗主演),最终却“人人喊打”,豆瓣评分只有3.9,成功拉低了当年国产剧平均分,最终只有7.1,对比之前已经跌到最低。往后也只有更低。

如果把每年评分最低的烂剧视为国产剧的“底线”,那国产烂剧也在节节败退。

第一部低于5分的国产烂剧《新还珠格格》,最早出现在2011年(作品总数31部)。10年后,2021年,低于5分的作品有42部(作品总数139),数量和占比都到达顶峰。

而在5分以下的剧中,古装、历史、奇幻、爱情、家庭、剧情、喜剧都是电视剧平均分较低的类型。

注水的古装爱情

2011年,不仅是中国电视剧的一个分水岭,也是古装爱情烂剧日渐霸屏的开始。

那一年,由林依晨、陈柏霖主演的《我可能不会爱你》大爆,为台湾偶像剧的黄金十年画下一个完美的句号;香港TVB的盈利增长速度则开始放缓,佘诗曼、林保怡等小生花旦接连“北上”,无线电视台青黄不接。

也是这一年,于正编剧、杨幂主演的《宫》在湖南卫视播出。很多人认为这是一部穿越烂剧,“把九龙夺嫡的清穿文讲成古装版的《流星花园》,太雷了”。

但从收视热度来看,人们开始意识到:爱情、古装、奇幻三者排列组合,可能是中国观众的菜。

于是,伴随着资本的进入,曾经的高分经典古装历史剧如《大明王朝1566》和《走向共和》,逐渐向古装宫斗剧、穿越剧、仙侠剧转型。古装爱情烂剧的内核也逐渐难逃偶像剧的本质——要么男女主甜甜恋爱或是深情虐恋,要么女主等待男主来救赎。

尤其是2018年,这是古装爱情剧集体哑火的一年。“收视保障”杨幂主演的《扶摇》仅有4.6分,热播的《延禧攻略》和《如懿传》也始终困在宫斗虐恋中,围绕“乾隆如何恋爱、劈腿、喜新厌旧”螺旋展开。

2018年也是古装爱情剧拼命注水的一年。有一半的剧集数都在41~60集之间,2019年这个数字更是超过6成——《独孤皇后》50集,《凤囚凰》58集,《扶摇》66集,《延禧攻略》70集……

在2020年广电总局颁布“限集令”前,古装爱情剧不仅擅长利用闪回、慢放、重复三件套稀释情节,还热衷给不必要的人物故事线“加戏”;一个眼神可以完成的演技,硬是扩充成五分钟的内心独白。一直到监管层面明确提出“反对内容注水,规范集数长度”,古装爱情剧的剧集数才重新回到40集以内。

被魔改的武侠和网文 IP

其实,在2012年,IP改编还没有成为主流,全年64%的剧都来自原创。但到了2013年,经典武侠小说就最先成为被魔改的IP。

2014年更是被称为武侠IP“翻拍”年。如《封神英雄榜》(4.4分)、《鹿鼎记》(6.6分)、《新神雕侠侣》(5.1分)等翻拍剧一部接一部,但口碑都不尽如人意。

新版《封神英雄榜》为纣王、申公豹画上了夸张的烟熏妆;于正版《神雕侠侣》不仅小龙女则变得活泼开朗,一改从前文静的形象,还强化了李莫愁和陆展元、杨过和郭芙的感情,被张纪元导演批为“金庸剧不是以搞对象为主的”。

很快,由于武侠小说式微,过去的经典小说也经过多次改编,古装武侠剧的人气和口碑大幅下滑,国产剧又把魔爪伸向了网络热门小说IP。

2015年,改编自同名小说的《花千骨》在湖南卫视和爱奇艺“网台联播”,成为史上第一部网络播放破200亿的电视剧,和年初播放量破100亿的《武媚娘传奇》一起开启国产剧的“百亿时代”,“流量明星+网文IP”也成为烂剧的公式之一。

仅仅是因为粉丝数量多,偶像、歌手乃至网红都开始进入影视行业。流量当道,颜值至上,即使不是科班出身,也能走上屏幕。不少盲目改编大IP的烂剧就此诞生。

流量演员带来热度,也吸引“局外人”的关注和审视,在口碑上也更容易扑街。2018年改编自知名古装权谋言情小说的《凤囚凰》仅有3.8分,被原著粉批评“选角失败”“于正风格换汤不换药”。2021年改编自女频IP的《嘉南传》后半部分剧情乱改,只有女主角的“半永久妆容”在刚开播时引起热议。

井喷的大女主,和伪女性主义

从2011年《甄嬛传》到2021年《爱很美味》,女性相关的剧在数量上迎来井喷之势,但口碑呈现明显的两极分化。比如2021年,由王菊、张含韵主演的《爱很美味》拿下豆瓣8.1分,但《爱的理想生活》和《北辙南辕》的评分都没过5分。

细分其中的脉络,一条线索是古装大女主剧,另一条线索则是现代女性群像剧。

人们一般认为“大女主”剧是从《甄嬛传》后开始流行的。在此之前,描写帝王将相的历史剧数量较多。但随着IP经济在2010年前后开始爆火,诸多以女主角为主视角的人气小说被改编成电视剧,大女主宫斗剧数量因此激增。

在这之后,古装剧常常强调“大女主”的概念,内核却往往无法避免封建体制下的“雌竞”和“性转版霸道总裁”。前期受苦越多,后期逆风翻盘的爽感越多——

2015年的《武媚娘传奇》被誉为“玛丽苏·武如意被宠上皇位记”,所有人都对她一往情深。2021年的《大宋宫词》则大不如曾经的《大明宫词》,过渡美化宋朝太后刘娥的经历,描述她如何从民女成为皇后,又如何凭借一己之力稳定朝政,和历史记载有较大出入。

女性叙事的转变发生在2018年前后。

因为数量太多、和史实相差太大,广电总局发布“限古令”,古装大女主剧日渐减少。女性群像剧则随着平权运动逐渐流行,通常以“女性独立”“girls help girls”“关注女性困境”为口号。

当女性主义成为新的流量密码,大家都想分一杯羹。但拍到最后,真正引起共鸣的除了《爱很美味》《二十不惑2》等少数豆瓣8分剧,恐怕就只能返回到2003年的《粉红女郎》。现代所谓的女性独立史更多是表面的障眼法,甜宠和虐恋才是此类剧集亘古不变的主题。

2020年的职场剧《安家》里,孙俪主演的女主角平时雷厉风行,却硬要给她安排一条被救赎的感情线。同一年,现象级出圈的《三十而已》也逃不过第三者与“被第三者”的狗血剧情,“看起来都人格独立、经济独立,但整部剧的起承转合仍然受制于男人的情感变迁”,华东师范大学教授、著名影评人毛尖对此评价道。

豆瓣网友也普遍认为,不少女性群像剧“有形无魂”,“大家都想拍女性主义,却从未真正思考过女性主义是什么”,最终很容易走入玛丽苏和国产家庭剧家长里短的俗套,“泛泛而谈工作和家庭的平衡,原不原谅出轨老公劈腿未婚夫等俗套剧情”。


表面冲突、实际悬浮的家庭剧

过去爆火的家庭类型剧,总是紧跟时事热点,充满矛盾和危机。

尤其是婚姻、情感生活的冲突,里面还穿插着各种鸡毛蒜皮的小事,是备受关注的现实题材剧之一。比如2004年的《中国式离婚》、2007年的《金婚》和2011年的《裸婚时代》等,都是收视与口碑齐飞。

这些剧的精华不在于激烈的争吵,而是向观众真实展现、讨论当时的社会议题——婚姻中的冷暴力、裸婚、房奴、学区房、中国式家长和教育等等。

现在的家庭剧中,市场流行的剧本是“人物脸谱化”:《三十而已》里的渣男、海王、恶毒小三;《小欢喜》里的虎妈、猫爸;《都挺好》里的啃老者、“作爹”等等。把一群标签化人物丢在一起,戏剧冲突和高潮得来全不费工夫。

如毛尖提出的,自2006年开始,国产影视剧的“硬现实主义”消失了。“《三十而已》确实也展示了很多现实痛点,童瑶饰演的女主顾佳为孩子找幼儿园的确也是每个家庭的重中之重,但这些情节只能说是包含了现实主义因素,其中更本质、更深刻的阶级冲突没有被正面表现”。

除此以外,家庭剧的细节往往经不起推敲,丢失了对真实生活的准确感。

房子就是最常被诟病的场景之一。以2021年冯小刚的首部网剧《北辙南辕》为例,剧中有家住市值两三千万大平层的家庭主妇,还有声称自己太穷的龙套演员住着北京二环内的四合院。2022年《心居》中,海清饰演的中年女性冯晓琴和老公全部的积蓄只有3万,但和家人住着至少三室一厅的大房子。

似乎所有人都忘了,在2009年同样聚焦房子题材的《蜗居》里,同样是海清饰演的房奴海萍,念叨的台词是根据当时的生活水平和物价一笔笔算出来的:

“房贷6000,吃穿用度2500,冉冉上幼儿园1500,人情往来600,交通费580,物业管理费340,手机电话费250,还有煤气水电费200,这就是我活在这个城市的成本。”

不太好笑的轻喜剧

艺恩数据显示,自2019年以来,喜剧比例已由5%之多下降为1.3%。喜剧开始沦为市场的“快消品”,制作方也试图把喜剧当成烂剧的“免死金牌”。

这首先是因为“情景喜剧的消亡”。

随着《编辑部的故事》和《我爱我家》分别在1992、1993面世,情景喜剧在21世纪前10年迎来黄金时代。从2000年到2009年,平均每年播出10部情景喜剧。《武林外传》大结局播出当晚与春晚撞车,收视率却相差无几。

然而,到了2010年以后,情景喜剧的发展不尽人意,至今播出的只有30部不到。

手机互联网时代的到来,让电视上播的系列喜剧不再是快乐的主要来源,信息差也在消失。人们能在网上找到越来越多国外影视剧资源,像《爱情公寓》这样的“汉化剧”不能再瞒天过海。搜狐2012年推出的短剧《屌丝男士》虽然集聚大咖,但只是网络段子合集,还有不少擦边球的内容。

现在,喜剧更多是一种元素,穿插在古装爱情剧、现代爱情剧、女性剧等不同类型剧中,以低成本制作的小甜剧、短剧为主,所以这些电视剧也被统称为轻喜剧。

不可否认,疫情之下,相比严肃厚重的剧集,观众更偏爱笑点多、节奏快、剧情不复杂的“电子榨菜”。近年来轻喜剧也产出了一些爆款,如《庆余年》《赘婿》《卿卿日常》等。

但“轻量级”的制作和剧本,也容易导致内容逻辑混乱,不足以支撑观众反复观看。古装爱情喜剧如《骊歌行》《玉楼春》的豆瓣评分都在6分以下,现代爱情喜剧如《漂亮的李慧珍》《甜蜜暴击》《东八区的先生们》更是连年创新低。

相较早期饱含幽默、讽刺、戏谑的情景喜剧,轻喜剧的笑点更容易创造,也显得更廉价。它不用围绕单一场景进行创作,也不需要有一个辛辣讽刺的主题贯穿全剧,只要在剧情线中加入一句吐槽、一个谐音梗、一个网络流行梗就能完成喜剧的KPI。

这就导致了另一个问题——如果拿捏不好尺度,就会把油腻当幽默,把尴尬当有趣。

在豆瓣2.1分《东八区的先生们》中,四位主演把和外国美女约会调侃成“为国争光”;女主滑倒时,男主“不小心”扯开了女主的内衣带;当女主说有一件衣服没穿时,男主一句“你到底今天是什么没穿”的回复充满性暗示,让许多观众感到不适。

自此,国产剧的“底线”被刷新,再无可以退步的余地。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DT财经(ID:DTcaijing),文字:郑晓慧,编辑:唐也,设计:戚桐珲

下载专栏报道APP,第一时间获取深度独到的商业科技资讯,连接更多创新人群与线下活动

#国产烂剧发展史谁在制造3分剧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