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周二. 1月 31st, 2023

鑫聊财经网

鑫聊财经网:做一个全方位为全世界提供最新最快的新闻咨询网站

拍板四天半工作制的乐视CEO

admin

1月 7, 2023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真故研究室(ID:zhengulab),作者:王枻坤,编辑:龚正、马路,头图来自:《甄嬛传》

1月4日是乐视实行一周上班四天半、星期三可上半天班的第一个星期三。我们来到位于北京达美中心的乐视总部,看看究竟有多少乐视人下午3、4点下班。结果乐视人那个点真走得差不多了。

不少人眼里,乐视“早死了”,想不起除了《甄嬛传》外还有什么产品和业务。就在年底北京其他互联网大厂忙着裁员、写年终汇报、员工担忧年终奖能拿多少时,乐视靠着上班四天半不嫌事大的反差,又“与众不同”了一回。

“生活绝不是为了更好地工作,但工作一定是为了更好地生活”。据说,乐视现任CEO张巍在市场部门发来的上班四天半文案里加了一个“绝”字。在一些认识他的人眼里,他有着贾跃亭的“反面”:身为财务人出身的他,平和一些、人文一点。

时下,大众可能并不关心乐视还有啥。很多人好奇的点是, 凭啥“把员工当人”的天赋人权之呼喊,出自乐视这个早已不入主流的小厂。乐视这么做是彻底躺平还是另辟蹊径,在张巍这个曾经乐视CFO的掌舵下,乐视还有这么玩的资本吗?

上班四天半,现任CEO的主意

北京朝阳区达美中心写字楼20~21层,是乐视如今的总部。在此之前,这里是K12英语教培机构VIPKID的办公地。

如果在几年前对两家互联网公司进行展望,很容易得出判断,一家是成立短短几年便营收50亿、冉冉升起的教培独角兽,另一家是债务缠身、在垂死边缘挣扎的互联网“遗珠”。

如今,两家互联网的公司命运在朝着令人唏嘘的路径发展。一家品牌名含“kid”的公司,努力在国内做起了成人教育。而身陷泥潭的乐视,在过去两年凭借“无内卷无996”“没有老板的神仙日子”“实行4天半工作制”等一系列动作登上热搜,成为年轻人艳羡的打工天堂。

去年,矗立在北京东四环边上、曾经的乐视总部乐融大厦被拍卖。9月,乐视400多号员工搬到了更东边的朝阳区达美中心。

我们上楼到达乐视总部门口时,是下午3时10分。办公室里已没啥人气,只剩堆积如山搬家、直播用的纸箱。员工三三两两拎包下班,窗外明明还那么亮,大太阳还没下山。

如乐视人的自夸:“乐视,从来与众不同”。

图|下午3点多的乐视办公室

现在乐视的CEO张巍,财务出身,2015年入职乐视,曾任乐视网财务总监, 2020年开始担任CEO。“与众不同”这个口号,便是出自他手。

乐视有每年年终向全体员工发信的传统。今年的这份年终告天下——“一周只上班四天半”文书,市场部负责人说,元旦期间才开始起草,中间大改3版,张巍也很积极参与修改,“并不是蓄谋已久”。

“本想在全员信里谈谈业务,但内部就业务目标大家已讨论很多,想要有一个点让人兴奋,于是就把四天半拎了出来。实际上上班四天半在去年7月就开始思考,那时候疫情居家比较多,现在老板们觉得推出的时机到了。” 

四天半工作制的推出,乐视还期望达到一个小目标——增强员工凝聚力,提振内部士气。

但凡提到乐视,周遭人随口的一句“乐视?乐视不是倒闭了吗”,据说给乐视人伤很大。“巍哥也感受到了大家这样一个评价,希望改变大家对乐视的口碑。”

市场部负责人说,张巍希望通过四天半工作制传达出两个信息。

一是领导不是要靠996来判断一位员工的工作实效。流传在办公室里、来自张巍的一句名言是,他曾对一个员工说过,“你有写PPT的时间,多陪陪老婆孩子,不好吗?”;二是领导是关心员工生活的。“你不是一个单纯的打工人,而首先是一个人。”

在一些接近张巍的人看来,贾跃亭与他有点儿不同。前者的风格长于战略、故事与愿景,后者的风格长于实事求是与脚踏实地。

这里面有财务人的特点。员工眼里,张巍对数据很敏感。每次重大汇报只有半小时,拒绝华丽词汇,张巍只对数据感兴趣,也善于从数据中发现问题。

同时两人风格的差异,也是乐视这家公司两个不同的发展阶段决定的。告别了曾经的大干快上,甚至急功近利,现在的乐视要求张巍追求的是“能挣钱、有利润、活下去”。

员工介绍,有点性情中人的张巍是个很喜欢踢足球的人。DPA动态性格研究显示,踢足球的男人一般具有团队协作精神、强烈的专注力和永不服输的信念。

在员工眼里,张巍“不算一个工作狂,但是是一个天天守在公司里的人。”

一位员工曾在早上9点半遇到前来上班的张巍,面对员工“您来的好早啊”的夸赞,他回了一句:“贾总更早”。

四天半工作制刷屏网络,乐视内部工作群也都纷纷刷屏。不过张巍却没有在群里有任何回复。

“有预料到会吸引关注,但没有想到会这么吸引关注。”市场部负责人说。

访谈的背后,我们强烈要求面见张巍10分钟。市场部负责人去了张巍办公室经过一番斡旋,答复“张总有客人。其实张总在变,他今年比去年,对传媒已经开放好多。”

撩你一下,又寡淡如水。在一些人看来,这个男人似乎已经掌握了流量密码。

2021年,诸多互联网大厂APP在春节档期打着瓜分几十亿的旗号时,乐视APP却写着“欠122亿”。仅这几个字就超过了别人几十亿的效果。但张巍在事后接受媒体采访时却只有一句“完全不是乐视所预想到的”。

上班四天半,能解决乐视人的精神内耗?

在外界看来,乐视是欠了一屁股债的公司,但多方信息又显示,乐视对自家员工似乎还不错。这与时下多家互联网公司宣布大裁员,形成了反差。

乐视称,目前公司内5年以上的老员工约有50%以上,剩下的是5年以内的员工,显示出较高的留存率。

随着乐视经营略微趋稳,乐视此前把员工降的薪资又给补了回来。据介绍,乐视的年终奖也是分散在每个季度发,而不是像别家公司,春节前发一半、3、4月发一半。 

上班四天半刷屏后,活跃在乐视抖音直播间里带货的两位主持人姜博与王泽华,强调强调再强调:“降时不降薪”。

公开信息显示,乐视一年薪酬支出在1.2亿元左右,按400员工计算,平均每人年薪在30万左右。但这遭到了市场部负责人否认:“没有那么多,在北京互联网公司里,我们的薪酬顶多处于中游。”

目前乐视没有新的招聘。过去一年,员工总体维持在400人,“也没有新的裁员,顶多是走一个,再补进来一个。”市场部负责人表示。

不过每周工作四天半,乐视人的精神内耗真的就解决了吗?外界对乐视人的“刻板印象”真的能消除吗?一位知名外部公司的HR此前曾亲口告诉我们:确实,对乐视员工,招聘时会谨慎。

我们在办公室随机沟通了四位不下班的乐视员工,问了问他们的感受。

乐视直播间主持人姜博是2016年进入的乐视商务大屏部门,负责生态内容的引进,另一位主持人王泽华则是于2022年6月进入的乐视HR部门,负责培训和文化。

作为经历了2017年风波的老员工,姜博回忆当初,看着身边的同事一个接一个走,自己也曾“感觉不好过”,动摇过,但最后自己还是选择坚持了下来。

“当时领导给了我一个意见是,他让我从这个角度判断职业规划:你在的这个部门影不影响你后期的发展,你干的工作是否是公司支柱性的一个部门。我后来一想,自己去哪,我的工作都是如此,我的工作不受乐视变动太大的影响,我仍然有很多发挥的空间,于是我选择留下来。”

图|直播筹备中

姜博说,以前部门员工有几十位,但现在也就3个。虽然看上去工作四天半,但因为人员精简了,活还是很多,“我们并不闲,反而付出的力量要比以前更多一些。”

与姜博工作了6年的老员工相比,作为新人,王泽华说自己进入乐视比较奇遇。去年4月王泽华来面试时,并不知道自己来面的是乐视,因为当时自己在网上看到的是另外一家公司的名字。

后来决定进来的时候,王泽华认为乐视曾经辉煌过,后来又经历跌宕起伏,“对于做培训和文化的我来说,我觉得刚好提供了比较深厚的底蕴和创造的空间,可以让我创造个人的价值,去影响员工的心态。”

袁丽也是一位2015年就进入乐视的老员工,现在是乐视官方抖音号的运营者和管理者。

她回忆,2015年刚入职乐视时,当时的一切处于蒸蒸日上、欣欣向荣的阶段,一张正方形的办公桌,四边坐满人之后,四角有时也要挤满人,才能勉强坐得下,“当时我们一起埋头苦干,为了一个项目拼尽全力的日子真的很怀念。”

当被问到为什么2017年没有选择离开时,袁丽说,“因为自己够努力,公司对我们也够好,我没有理由离开。”

不过,与乐视内部员工对自家的热情不同的是,在外部看来,面对乐视的“四天半”,曾经的老员工瞿文晖表示“不会觉得羡慕”。

瞿文晖曾在乐视工作近5年。她回忆,那个时候乐视整体的工作氛围就没有很卷,也没有硬性规定996,但自己以及身边的同事对团队、对乐视非常具有激情。“乐视发展地很快的时候,工作饱满,大家都觉得干得很有希望。” 

“但疫情期间,不少行业闲了三年,大家心里已经很惴惴。比起一周只上四天半,年轻人可能更在乎的是,我的职业有没有发展性。大家更愿意多做项目,多做自我提升。” 瞿文晖说。

上班四天半,乐视何时能还清200多亿债务?

乐视2022年三季报显示,公司负债合计为223.1亿元,资产负债率达902.76%。面对“乐视每年还多少,何时能还清”提问时,我们没有得到答案。

乐视目前的业务主要由乐视网和乐融致新两部分组成。

乐视网的主要产品是乐视视频,营收主要来自会员收入、版权业务和电视剧发行等。

据乐视2021年年报,报告期内乐视网实现营收4.68亿元,其中会员及发行业务实现营收3.96亿元,电视剧发行收入9559万元,同比均实现正增长。

乐融致新则是乐视网的独立子公司,以硬件生产和内容运营为主要业务。

乐视直播是乐视市场近期业务发展的着力点。市场部负责人介绍,直播业务是受到“东方甄选”成功的启发,目前除乐视自有手机、电视、智能门锁等硬件产品外,也会带货零食、日用品等其它大众消费品。

从销量上看,乐视自有产品仅占20%。但由于硬件产品客单价高,仍占总体GMV的80%。

目前乐视直播仍处于初始阶段,负责人表示,每天直播一场,时间大概是晚上7点到11、12点,单场GMV维持在1~2万左右。外界有议论,乐视想要“努力成为下一个新东方”,但就目前的数据来看,还有很远的路要走。

张巍对直播这项业务是满怀期待的。他曾对员工说,“乐视直播一定是有成功基因的,因为乐视本身就是话题点,我们只要内容上做出特色,产品上有性价比,就一定会火起来。”

关于乐视,市场上流传着“仅靠甄嬛传和房租就能拿工资”的说法在互联网圈子中风靡。这种说法很难概括乐视经营状态的全貌。

据乐视网官方数据和媒体报道,在2021年,《甄嬛传》版权所在的乐视网全资子公司花儿影业,带给乐视网的营收不到5%。乐视大厦的年租金也仅占到总营收的6%。随着乐视大厦被拍卖还债,这部分租金收入也不复存。

图|善于玩梗的乐视官方

目前,在乐视视频会员收入方面,乐视网也在为内容生态不断添新。2022年上半年,乐视网新上剧29部,电影144部、动画63部。新增注册用户约300万。不过注意,这里面多是跟播剧。

硬件业务方面,乐视处在摸着石头过河的阶段。据市场部负责人透露,乐融致新所做的硬件业务以电视、手机为主,目前仍处于亏钱的状态。

乐视是最早进入硬件产品的互联网公司之一,最先将大尺寸电视的售价从万元级拉低至千元级,以极致的低价策略占领了一部分市场。如今这种低价策略依旧延续在乐视的硬件销售上,不过,曾经的发力点在中高端市场,现在转移聚焦中低端市场。

这种转变的核心原因在于,乐视品牌力的下降,已经很难触达曾经的目标用户群。

总的来看,乐视是一个互联网公司夸父逐日后留下的神奇样本。从资产负债上看,这家公司已经破产。但自2018年后,乐视没有再欠一笔钱,截至今日,乐视甚至已经实现经营现金流为正。

这是一家负债累累,同时又在赚钱的企业。尽管按照当前的利润,还清超过200亿的债务,乐视可能还需要2000年。

CEO张巍显然也意识到这点,他和400多名员工继承了乐视丰厚的家底,同时也背负起难以企及的任务,比起做大做强,好几位乐视人非常坦然和淡定地跟我们说,“当下更需要的是保持乐观”。

“四天半工作制”或许正是为了修复这种“精神内耗”而生。只不过在无意中,乐视的这个动作打脸了那些内卷、裁员、依旧在“为梦想窒息”的互联网人。


注:文中袁丽、瞿文晖为化名。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真故研究室(ID:zhengulab),作者:王枻坤,编辑:龚正、马路

下载专栏报道APP,第一时间获取深度独到的商业科技资讯,连接更多创新人群与线下活动

#拍板四天半工作制的乐视CEO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