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周四. 2月 9th, 2023

鑫聊财经网

鑫聊财经网:做一个全方位为全世界提供最新最快的新闻咨询网站

比亚迪员工维权特斯拉

admin

1月 10, 2023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盒饭财经(ID:daxiongfan),作者:刘星志,编辑:赵晋杰,题图来自:视觉中国

聚集在西安特斯拉交付中心,因为官方降价而忙着在诉求书上按手印的特斯拉车主们,被一条意外的消息打乱了维权节奏。

近日,《燕赵都市报》发布的一段现场视频显示,数十名车主将特斯拉工作人员围在中间,现场不时传出“退钱”“退车”等声音,这些车主均由一个名叫王兴广的群主组织而来。

正当王兴广组织到场车主要求各种赔偿之际,当天的维权群里有人爆出王兴广的真实身份,其曾任上海某车企公关经理,目前供职于比亚迪。

针对该爆料,王兴广随后在微博发文回应,称自己是特斯拉车主家属,代老婆维权。“作为车主家属,难道我不能维权么?”王兴广称,自己的维权行为,与供职公司无关,也不存在诋毁、黑化特斯拉的情况。

截至发稿,比亚迪官方对此事没有任何回应。

上述事件爆出后第二天,西安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工作人员于1月9日回应媒体称:“尚未收到对于此事的相关投诉,但对于消费者来说,只要不煽动人群并属于正常维权范畴,和维权人自身的身份并没有太大的关联。”

比亚迪员工的加入,给本次特斯拉维权增添了更多的话题性,但西安的维权并非最激烈的。1月7日,有微博爆料,称特斯拉成都太古里店发生了特斯拉进入中国以来,最激烈的一波车主维权活动。

据称,现场的特斯拉车主清空了店内的周边礼品、零食饮料,甚至有一台玩具电动车遭到破坏。对此,特斯拉成都太古里门店称没有发生网传的激烈维权,特斯拉车主都是理性维权,现已得到解决。

本轮维权事件,源于特斯拉国产车型1月6日的大幅降价,Model 3起售价22.99万元,Model Y起售价25.99万元,分别下调3.6万元、2.9万元,创历史新低。这已是过去三个月内,特斯拉第二次降价;另据不完全统计,这是特斯拉入华以来,至少第八次降价。

以往几乎每次降价,特斯拉部分门店都会有车主进行维权,降价后的特斯拉往往也能在骂声中大卖,从目前的回应来看,特斯拉态度仍旧是“你闹你的,我卖我的”。

针对本次降价消息,特斯拉对外事务副总裁陶琳发文称:“特斯拉价格调整的背后,涵盖了无数工程创新……从‘第一性原理’出发,坚持以成本定价。”

特斯拉官宣降价的第二天(1月7日),便有多地车主前往线下门店维权,其中最出圈的当属成都和西安车主。

1月7日,有博主爆料称,特斯拉成都太古里店爆发激烈维权。现场维权的用户还联名写诉求、按手印,要求特斯拉赠送10万公里超充、100万积分、终身FSD(完全自动驾驶)和2-4年延保。根据估算,车主要求赠送的服务价值总额约16万元,远超本次降价幅度。

而西安车主维权过程中,则爆出维权活动策划者疑似比亚迪员工的消息。爆料称这位名为王兴广的维权群群主十分积极,不仅制作了PPT,还带头组织线上会议、策划维权方案。后有人发现,王兴广曾任上海某车企公关经理,目前在比亚迪任职。

1月8日晚,王兴广在微博发文,承认其比亚迪员工身份,但否认维权与供职企业有关。文末王兴广称对诋毁他和公司的信息已经报警,并向有关部门举报。

除比较出圈的成都、西安外,上海、长沙等地也有车主前往特斯拉交付中心讨要说法。实际上,几乎每次特斯拉不打招呼的降价,都会引来部分车主的不满,但为何此次维权波及范围如此广泛,程度格外激烈?

首先,特斯拉销量已今非昔比,降价波及范围更广。2019年全年,特斯拉在中国仅卖出29389辆车,而仅2022年11、12两月销量加起来就达到11.8万辆。

其次,本次降价时间点,恰逢年底促销刚刚结束,去年12月,不少特斯拉门店为冲业绩催促车主提车。“(销售)当时说国补、保险补贴马上没了,又刚降完价,暗示(元旦后)可能涨价。”一位12月刚刚提车的车主向盒饭财经表示。

此外,近期密集的降价优惠,是特斯拉入华以来力度较大的一次。以Model 3车型为例,去年10月24日,特斯拉宣布降价,Model 3入门价从27.99万元下调1.4万元至26.59万元;11月8日、12月7日,特斯拉又相继推出了保险优惠和现车交付优惠。加上本次降价,短短3个月时间里,特斯拉已推出四次优惠。

特斯拉上一次如此密集降价,还要追溯到2019年10月至2020年10月间,其间特斯拉六次调价,有五次是降价,Model 3起售价从36.39万元一路下降至24.99万元,彼时降价主要是受上海工厂即将投产影响,24.99万元也是本次调价前Model 3的“史低价”。

正是在降价最凶的2019年,特斯拉开始遭遇“中国式维权”。2019年3月1日,彼时仍需进口的特斯拉全系车型大幅调价,降幅从1.13万元至34.11万元不等。“新车落地打八折”的情况引发了车主不满,有车主前往特斯拉门店拉横幅维权。

但彼时特斯拉客群规模并不庞大,维权也相对温和,拉横幅车主曾发文称店长对此举知情,并告知他们拍完照收走就行。

第二次因降价而引发维权,是2020年底。但由于降价后需求持续增长,维权车主被淹没在新车主“真香”的声音之中。而在2021年以来,特斯拉价格一路上涨,品牌负面舆情也主要围绕“刹车门”,因降价而维权的事件鲜有发生。

如果说这些大大小小的维权有什么共性的话,那就是车主大概率都拿不到自己期望的结果。1月7日当天,成都太古里特斯拉体验店回应媒体称,没签署任何保密协议,也没有任何补偿方案。

据《每日人物》报道,1月8日下午,涉事门店客户经理与27名特斯拉车主在成都龙泉驿特斯拉交付中心展开了谈判,但并没有更多进展。

过往多次围绕降价的维权行为,不论是协商解决还是诉诸法律手段,特斯拉车主诉求均未得到解决。面对此次声势浩大的维权,特斯拉维持一贯的强硬态度,大部分车主最终或许只能认亏。

裁判文书网一例判决显示,2019年1月13日,上海一位车主订购一台价值108万元的特斯拉X100D6,2月24日提车,3月1日官网便降价17.4万元。该车主遂将车辆交还,并起诉特斯拉,要求其基于“7日内退车”政策退款。

一审判决败诉后,特斯拉上诉,并于二审胜诉,法院驳回了车主要求特斯拉全额返还购车款108万的请求。法院认为,车主未提供证据证明其与特斯拉公司之间订立的买卖合同含有“7日内退车”的约定。

事实上,特斯拉曾上线过七天无理由退车的政策,但也没能止住车主维权。

多次调价后,2020年7月22日,特斯拉上线“信心保障计划”,符合条件的车主都享有交付后7日内退车的权利,但该计划实行不到三个月,便在当年10月16日终止执行并下线。计划实施期间,10月1日特斯拉宣布降价,依旧有不少9月提车的车主前往线下门店维权。

值得一提的是,车主维权并非特斯拉独有,国内新势力理想也曾出现过类似问题,剧情与特斯拉如出一辙。

2021款理想ONE售价上调1万,但各项配置均有大幅升级,此前购买老款的消费者曾多次咨询短期内是否推出新车型,均得到否认,车主认为理想汽车存在欺诈销售、刻意隐瞒的情况。

北京一位车主因此起诉了理想,最终法院判决认为“理想汽车新款是否上市、上市时间、价格等消息属于其内部决策事宜,理想公司作为涉案车辆销售公司,其关于不知晓理想汽车新款车辆上市计划的抗辩亦属合理”,驳回了车主的请求。

有法律界从业人士向盒饭财经表示,如果仅仅是销售口头承诺,而相关承诺未写进购车合同,就很难判定车企存在销售欺诈行为。“而且民事诉讼遵循‘谁主张、谁举证’原则,车主还要承担举证和诉讼的一系列成本。”该人士认为,车企属于强势一方,车主在类似问题上诉求难以实现。

车企降价维权事件频发,与直营模式有直接关联。以特斯拉为代表的造车新势力多采取直营模式,砍掉了经销商。车企直面用户是一把双刃剑,虽然离用户更近了,但也失去了一层缓冲,经营出现任何问题,都将直接反馈到品牌形象口碑上。

这就意味着,对于消费者来说,曾经相对平缓的车辆价格曲线,会在车企统一定价策略下变成一条陡峭的折线,加上特斯拉一直坚持“以成本定价”,价格反复横跳,买特斯拉的刺激程度堪比炒股。毕竟不是所有车主买车前都会把原材料价格、生产成本这些车企才关心的问题列入购买决策中。

正因如此,随着特斯拉销量的上升,降价带来的影响也会进一步扩大,在法律层面并不理亏的车企,可能要面临品牌美誉度等方面的隐性损失。

此次降价后,恰逢周末,特斯拉国内不少门店人流如织,出现了一部分人维权、一部分人看车的“冰火两重天”场景。而特斯拉是否还会继续降价,本次降价对促订单的帮助有多大,仍需假以时日才能判断。


参考资料:

《历史最低!特斯拉再当“价格屠夫”,最狠直降4.8万!为何三个月内四次降价?》证券时报

《特斯拉车主维权,策划者是比亚迪员工?当事人:仅代表家庭,与公司无关》正观新闻

《特斯拉降价车主维权提出四个诉求 店方:没有任何补偿方案》上游新闻

《特斯拉车主,为何总在维权?》专栏报道

《理想ONE车主集体维权 直营模式更考验企业口碑》每日商报

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:盒饭财经(ID:daxiongfan),作者:刘星志

下载专栏报道APP,第一时间获取深度独到的商业科技资讯,连接更多创新人群与线下活动

#比亚迪员工维权特斯拉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